央廣網合肥6月14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“跑站”這個詞,就是跑步的跑,車站的站,也許您沒聽說過,但對於民政部門來說,那卻是唯恐避之不及。這裡頭的“站”,指的就是對流浪乞討人員等進行救助的救助站。
  那“跑站”又是什麼意思呢?誰沒事往那地方跑啊?知道這有點無法理解,安徽合肥市電廠路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員拿出了登記記錄。
  安徽合肥市電廠路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:這個小伙子姓方,是夫妻兩個,比較年輕,歲數也不大。我們就勸他,你自己去打工掙點錢,你不能這樣跑。他一個月都來好幾趟,而且每次來他都有理由。這次他講他老婆又跑掉了,跑了以後就找老婆,又講他沒有工作。
  這個24歲的蕪湖小伙子,在一個月的時間里,居然6次找合肥市救助站求助。他不是找不著工作,是自己懶得找工作,所以只是名義上來“求助”。真正的目的,是索要免費的車票到各地去轉悠。而且合肥市社會救助站站長成正忠說,其他條件不好的站,他還不去呢。
  成正忠:哪個站好點就往哪個站多跑一些,哪個站差一些哪個站就少去,就是鑽這個政策的空子。像合肥站的條件好點,他就在里站里蹲著,你給我一張票,我跑出去如果不行了的話,再回來要票,一個禮拜可以跑2、3次。
  身體健康,四肢健全,救助站為什麼要救助方某呢?成正忠介紹,這就是他們最無奈的地方:你不管還真不行。
  成正忠:按照救助政策,他們要來了的話,如果我不給他們救助,他們馬上就會到政府部門去。像這些人你沒有什麼好辦法,過去我們給他買車票,他就把車票退掉,現在我們都是給在票價的位置給車票打洞,讓他賣不掉。
  這樣的問題在全國各個救助站都存在。此前有媒體報道,今年3月18日,合肥市救助站在對一湖北男子進行入站登記時發現,該男子兩年內竟然有58次入救助站的記錄。
  原本是救助社會上弱勢群體的救助站,如今卻被一些跑站者鑽了空子。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員王開玉認為,這明顯是歪曲了救助站的本意。
  王開玉:救助站究竟應該救助哪些人,我認為應該是救急不救窮。比如有些人來城市臨時遇到了點事情,使他們能夠度過這個難關。但是,如果有人把這個當成謀生的手段,這就歪曲了設立救助站的原意了。
  對於這樣的“跑站者”,救助站能說不嗎?《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》白紙黑字寫著,不能說“不”:救助站對屬於救助對象的求助人員,應當及時提供救助,不得拒絕。
  一方面,明知道他們是來蹭吃蹭喝的;另一方面,你還一點辦法都沒有。這個漏洞怎麼堵?在《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》之前,我國實施的是收容遣送制度,對無身份證、暫住證和務工證的“三無”流動人員遣送原籍。在這種制度下,絕不會出現58次來救助站這樣的事,但收容遣送也存在著自願與強制界限模糊等問題。出於種種原因,於2003年被廢止。
  當然,不論是收容遣送,還是現行的救助管理,都有正反兩方面的因素。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員王開玉認為,折中之策,是在當前社會轉型的條件下,對救助站也進行適當轉型,對其所承擔的功能進行重新定位。
  王開玉:救助哪些人,不救哪些人,應該明確一些條例。這個條例應該由政府部門制定出來,要不然救助站就會不堪負重。讓我們的救助站真正成為救急的地方,幫助他們走回生活的地方,而不是討生活的地方。  (原標題:小伙“啃”救助站免費旅游 法律漏洞滋生職業求助者_fin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處理

ja30jajs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