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一位剛學成歸國的小青年聊天,他說在國外的時候,和小伙伴一起“粉”了一首歌,叫《不變的信仰》。聽名字就知道很“主旋律”的歌,怎麼進入了這些“80後”“90後”的曲庫?我有些納悶。
  看我將信將疑的樣子,他竟哼唱了起來:“一身正氣敢闖萬里征途,兩袖清風我把心靈守護。不變的信仰是旗幟飛舞,為人民服務是心靈歸宿。”旋律激昂,的確有鼓舞人心的力量。小青年說,海外學習生活辛苦孤獨,特別需要精神上的振奮與共鳴。大家覺得這首歌旋律輕快,歌詞朴實,便傳唱了起來。臨了,他重重地補充了一句:“信仰如果缺失,人生就會迷失,我們這些海外學子,感觸太深了。”
  信仰如果缺失,人生就會迷失。這句話,說得真好。
  信仰,對當下不少青年來說,是個有些“高大上”的詞,有人說它太高,有人說它太老,它被置於高臺之上,被留在書本裡邊,人們敬而遠之,遠而忘之。信仰,變得陌生。
  也有一些青年說,生活就是午後陽光小清新,輕鬆愜意很美好,何必那麼苦那麼累那麼偉大,我的生命里承受不了那麼多沉重。信仰,變得輕飄。
  更多青年說,票子、房子、車子就是信仰的“三位一體”。走終南徑、攀青雲梯,名利纏身、一路狂奔。得意時,一日看盡長安花;失意時,秋天漠漠向黃昏。信仰,變得現實。
  有人辯解,社會“病”了,幹嘛讓青年吃“藥”?的確,功利化之風勁吹,浮躁氣息蔓延,傳統意義上的理想與崇高,不得不面對世俗蜂擁而至的解構和侵襲。況且高度信息化的社會,多元與快速是兩大關鍵詞。多元,意味著價值取向活躍多變;快速,意味著思想觀念更新加速。於是,人們在“快”與“活”中遠離了初心,淡忘了信仰。
  代際更替,時光疾行。時代之快,難免讓人茫然無措,又怎可一味苛責青年?但普遍存在不能成為青年逃避信仰的藉口,作為社會中最有朝氣、生氣的群體,應該有引領風尚的擔當。
  “一個時代的精神是青年代表的精神,一個時代的性格是青春代表的性格。”從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浴血,到五四火炬高高擎起,再到中國共產黨成立……歷史每前進一步,都有來自青年的力量,很多時候,他們還是無可辯駁的主角,他們高擎起信仰的旗幟,成為整個民族的開路先鋒。
  “我們相信,中國一定有個可贊美的光明前途。”獄中的方志敏,為自己的信仰畫像。一個光明的中國,就是信仰。而這種信仰,無遠弗屆、無堅不摧。一位訪問過延安的美國人約翰·科林回憶:“我被共產黨人為目標奮鬥的精神所感動,人們在空氣中可以嗅到這種氣息。”這氣息就是信仰,這信仰的光輝,不會泯滅,反而會在時光長河的洗刷下歷久彌新。
  青年的價值取向,決定了未來整個社會的價值取向。當代青年不再面臨血與火的直接考驗,卻經受著更多物質上的誘惑、精神上的迷宮。越是這時候,越需要將信仰扛在肩上,讓它定位自己的精神坐標,指引人生的行進方向,在新的時代奠基屬於自己的榮光。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處理

ja30jajs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