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裕祿次女焦守雲 訪者供圖
  總書記:

  我父親也在洛礦工作過
  “總書記與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面了,2009年他第一次來蘭考時,就跟我們姊妹幾個在焦家小院一起座談過。這次見面時,他對我們幾個還都有印象,專門笑著問我,‘你就是上天安門那個吧?’原計劃跟我們談5分鐘,結果總書記與我們姊妹幾個聊了足足15分鐘才離開。”焦守雲回憶。
    鄭州晚報記者 楊觀軍 路文兵 蘭考報道
  他像鄰居一樣平易近人
  “見面時,總書記與我們兄妹幾個一一握手,挨個問我們的工作情況。我說,除了弟弟躍進外,我們4個人都退休啦。總書記又問退休後身體好不好?生活有沒有困難?孩子們都好吧?他問的問題很家常,就像你的鄰居一樣平易近人,讓我們很感動。
  “2009年那次座談時,總書記問我,你們焦家的兒女,對宣傳焦裕祿精神都做了哪些工作?5年過去了,這次兄弟姐妹還是推選我為代表,向總書記彙報了5年來我們做的工作。
  “我對總書記說,首先,《焦裕祿》這部電視劇得以順利在十八大期間播出,要感謝總書記的支持。這部電視劇焦家兒女就是總策劃,最大限度地保證了故事的真實性和完整性。”
  總書記點點頭說:“這部電視劇拍得不錯,很成功。”
  將紀錄片作為教育實踐活動教材
  “我又告訴總書記,省里又拍了一部介紹焦裕祿的紀錄片,從蘭考到山東老家、洛陽礦山機器廠(1953年6月至1962年6月,焦裕祿在洛陽礦山機器廠工作,長達9年),我也跟著攝製組走了一趟父親走過的路。”
  “哦,洛陽礦山機器廠。”總書記這樣重覆了一遍,然後說,當年父親習仲勛也在洛礦工作過。
  “這部紀錄片是紀實的嗎?”總書記問。在得到肯定回答後,總書記叮囑隨行的中央有關部門負責同志:“這部紀錄片可作為教育實踐活動的教材。”
  “這是我第二次來蘭考,以後我還會來”
  “最後,我還向總書記彙報了音樂劇《焦裕祿》的情況,並邀請他和夫人彭麗媛有時間觀賞一下,總書記笑著點點頭。”
  在聽完總書記關於第二批群眾路線活動的演講後,焦守雲說:“請總書記放心,我們焦家兒女子孫,一定會跟上群眾路線的步伐。”
  臨行前,總書記說:“這是我第二次來蘭考,以後我還會來的。”
  致父親的一封信

  親愛的父親:
  您知道嗎?如今的焦家已經四世同堂,是一個27人的大家庭,這個家庭溫暖幸福。這麼多年,您的兒女們是多麼的想念您啊!
  您去世後,我們過了一個又一個沒有鞭炮沒有歡笑的春節。我們最怕過春節,也最怕過清明節。那幾年,每逢除夕夜,母親都是流著淚包一整夜的餃子。大年初一給我們下完餃子後,她卻不吃不喝地躺上一整天。我們心裡清楚,母親是在想念您啊!每到清明節,母親手把著我們的小手給您掃墓,她有幾次哭得昏倒在您的墓前,不得不讓人攙著回家,那情景讓人心痛。
  您的6個孩子,如今最小的也人到中年了。過了不惑之年的我們,同樣也是食人間煙火的普通人。像其他人一樣,我們也面臨著“票子、房子、孩子”等種種生活中的難題。家中一樣有人下崗,有人待業。雖然也有人當上了“七品”縣官,但大多數都在普通的工作崗位上踏踏實實地工作著。生活中的我們無論過得好與不好,我們都記住您的教誨,靠自己本事生活。我們姊妹6人都是共產黨員,我們都可以無愧地對您說,我們都是您的好兒女。
  到明年,就是您的50周年忌辰,這50年來,我們對您的追思常常淚濕衣衫。每每回想起童年記憶中的您,以及您和母親之間的那種摯愛深情,總會在內心深處涌起一股濃濃的思念之情。
  如果您活著,您也一定會對我們這個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喜不自禁,酷愛唱歌的您一定會指揮我們一家人高唱《黃河大合唱》吧,我們也會把工作和生活的事情常說給您聽聽。
  如果您活著,您也會為黨和國家對我們這個小家庭的關心而倍感欣慰。總書記2009年來蘭考,參觀了您生活、工作的地方,還與我們圍坐在一起,親切地詢問著我們工作和生活的點點滴滴總書記說,見到我們很高興、很親切,就像見到自己家裡人一樣。
  如果您活著,您一定不會離開蘭考。您太愛蘭考這片土地了,一草一木、一溝一壑您都用腳丈量過。現在您所牽掛的這片土地也變得富饒美麗,您愛蘭考的鄉親,他們一定會像走親戚一樣來看您……
  可是您走了,已經走了很久了。但我們知道您沒有走遠,沒有走出蘭考。或許您太累了,躺在蘭考溫暖而柔軟的沙丘上歇息。白色的大理石棺柩沒有隔斷我們,我們還能清晰地看到您的影子。
  我們想念您,親愛的父親!
  女兒:焦守雲
創作者介紹

防水處理

ja30jajs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